義親決


CL:臺北市立大學運動藝術學系
AD:
海流設計
有如被支配的魁儡,金錢與科技霸佔整個世界。
我,穿上袍子拿出黑色鐵鎚,重重擊出一聲又一聲不悅耳的審判,正義彷若無聲地哀嚎在虛實虛幻的證據下痛苦掙扎,某些時刻,我覺得拿起鐵鎚的手越來越重,正義的信仰變得不怎麼虔誠,
我疑問,正義有價值上的不同嗎?